当前位置 > 首页 > 常务理事会公告 > 对黄智湧“淤政抗法”给中管院理事会制度改革 造成严重损失情况调查报告

对黄智湧“淤政抗法”给中管院理事会制度改革 造成严重损失情况调查报告

来源: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第二届理事会暨管理机构发布时间:2021-05-21

 

对黄智湧“淤政抗法”给中管院理事会制度改革

 

造成严重损失情况调查报告

 

 中管院第二届理事会常务理事会研究决定:2020 年 11 月 27 日成立中 管院《黄智湧问题调查专案组》,经历时两个月的调查,形成这份调查报告。 本报告共分七个部分:第一,社团举办体制阻挠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 现代化;第二,脱钩后抢占中管院理事会控制权;第三,全面造假侵权, 欺骗政府、欺骗社会;第四,破坏中管院理事会选举结果;第五,窃用中 管院法人权益疯狂敛财;第六,组织“黑势力”造谣诽谤诬陷打击报复; 第七,黄智湧王家粤给中管院造成“全方位”严重损失。现调查报告如下:

 

 一、社团举办体制阻挠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2012 年中管院登记时,根据中编办下发《关于印发<事业单位法人治 理结构建设试点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精神,中管院为事业单位法人理事 会制度改革试点单位,为了解决中管院过渡体制存在“老大难”问题,中 央编办为此制定了“和谐办院、依法办院”的基本原则。中管院理事会制 度改革从 2012 年到 2015 年历时三年时间准备,2015 年 3 月成立第一届理 事会,到 10 月根据 2015 年中央和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印发行业协会 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总体方案》的通知(中办发[2015]39 号文),中央编办 《关于贯彻落实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总体方案涉及事业单位编制 2 调整的意见(试行)》(中央编办[2015]38 号文)按照中央文件精神,旅促 会作为第一批行业协会商会脱钩 148 家之一,已于 2015 年与其主管单位中 国文联脱钩。按照(中央编办[2015]38 号文)中管院与旅促会因业务无关 联性同时脱钩,这个重大体制变化对理事会制度改革产生重大影响。按举 办单位身份在理事会任职负责人常务理事应退出常务理事或作出调整,理 事会领导力量由举办单位为主转向中管院为主,使中管院“集合”“民众” 更加突出。由于黄智湧淤塞中央政策、隐瞒事实、欺骗中管院,时隔 5 年 中管院才知道这个政策,使中管院理事会制度无法按照法治轨道健康运行 造成损失。

 

 事业单位法人理事会制度改革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一项 重要内容。改革目标推动垂直管理向法治管理转变,举办单位与下属事业 单位实行“管办分离”权力制衡机制,建立“决策、执行、监督”现代法 人治理结构。九年来,社团举办体制阻碍了事业单位法人理事会制度改革, 社团举办体制缺少政治支持;行政意志大于法律,权力失衡;虚假信息导 致信息不对称。

 

 切实解决政治缺位的问题。社团举办体制不符合国家政策,社团组织 与主管部门脱钩“非行政化”“非盈利化”无权举办国家事业单位。旅促会 与中管院业务无关联、专业不对口、违反科研发展规律,中管院作为管理 智库是生产公共产品,需要政治资源支撑,旅促会无有这种能力。“淤政抗 法”是旅促会举办中管院失败根源,为了旅促会利益,淤塞中央政策落实, 抗拒《民法典》。

 

 切实解决权力失衡的问题。目标、体系和能力”是解决权利失衡的关 3 键。社团举办体制无法保证事业公共目标的实现,弱化了事业单位的价值。 治理体系就是强化制度管理,社团举办体制由于受利益影响会冲击“公平、 公正、公开”的原则,导致权力失衡。治理能力主要体现管理效能上,社 团举办体制是小圈子主义,而不是精英组合,中管院九年改革失败是由权 力失衡造成的。

 

 切实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全面造假是信息不对称主要原因,社团举 办体制出现的掩盖社团脱钩真相,挂名法定代表人实权化,垄断信息都会 造成信息不对称。一个科学章程、负责任团队、有效流程和制度是解决信 息不对称的根本良策。

 

 二、脱钩后抢占中管院理事会控制权

 

 (一)不吸取第一次举办单位失败教训。前六年(2006-2012 年)中管 院第一次举办单位失败主要原因是“拉一派、打一派”,三派对峙六年混乱 没有建成领导班子。2012 年中管院注册时中央编办提出明确要求:中管院 “三派”私刻公章必须上交,承认一个中管院才能重新登记注册,否则到 民政部注册;举办单位要在三个月内(2012 年 12 月前)建立起班子,挂名 法定代表人要交给中管院。

 

 黄智湧到中管院即不解决内部派斗矛盾,又不积极建班子。黄智湧面 对这种复杂形势,缺少解决矛盾的能力和措施,几次向中央编办交权要退 出举办单位。黄智湧在治理无方情况下,2012 年-2015 年三年期间在深圳另 搞一个“中管院”,背着中管院刻制了公章、运行官网、办了银行账号和税 号,黄智湧做为举办单位,不处理历史遗留问题,而在深圳另起炉灶,躲 4 避监督,与国家与人民不顾,为自己谋取私利。

 

 (二)绕着矛盾私下建造“土围子”。2012 年至 2015 年为黄智湧排忧 解难的是“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所际和谐办院促进会”(简称和促会)。“和 谐办院”源于 2007 年一次反派斗会上提出,2010 年在中编办解决中管院派 斗问题时肯定这个提法。为此,2010 年 9 月 18 日,由李树林牵头(科技进 步研究所李树林所长)与洪常春、李红等一起组织了 25 个所发起成立了“中 国管理科学研究院所际和谐促进会”,并发表了“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所际 和谐办院共识”,后来经过四年艰苦复杂的工作,2014 年 8 月 22 日终于实 现了对峙八年的“三派一面”坐到一起,实现了中管院的“和谐办院”,为 理事会建立奠定基础,黄智湧在不劳而获情况下摘取了这个“桃子”成为 一个“政绩”,2015 年 3 月 16 日中管院第一届常务理事会成立。

 

 (三)黄举办权失去后抢占中管院理事会控制权。2015 年 3 月到 2017 年 9 月这两年多时间里,黄智湧在脱钩情况下仍窃用举办单位旅促会的权 力,抢占中管院理事会控制权。第一,篡改章程改变理事会的性质。决策 机构是一个“集合民众多智慧”的组织系统。第一届理事会缺少群众基础。 把决策机构改变为领导机构,实行一个人说了算,章程由他个人撰写,不 交群众讨论。第二,个人代替组织。按规定脱钩后社团组织领导人再到事 业单位任职需得到中央和国家工委批准,黄智湧没有被批准却自任理事会 负责人,他一个负责人包揽了理事会领导机构,他为了扩大理事会势力, 把章程原定的 19 个人擅自篡改猛增到 33 人,举办单位外派 9 人之多占理 事会大头控制决策。第三,设障碍不让管理层有责有权。黄智湧为了给自 己留有理事长和院长的位置,不让中管院推荐院长侯选人,只能选临时负 5 责人。他把章程规定“院长负责制”篡改为“临时负责人无权制”,一方面 让临时负责人“出场地、出资金、担风险、接官司”责任担当,另一方面 又规定“选出临时负责人不算正式职务,不能任命干部、不能签署文件” 成为无权制。第四,举办单位脱钩后中管院章程需修改,理事会制度改革 8 年难得经验教训需要弥补章程“空心化”,原定第一届理事会于 2019 年 3 月到期换届,多名常务理事一致要求换届和修改章程,黄智湧把“修改” 章程和“换届”宣布为非法。第五,衡量一个《章程》好与坏标准是班子 建设,黄智湧九年里为小集团利益对《章程》进行 80 多次的篡改,每次都 是弱化整体利益,强化了他们小集团利益,花了九年时间改了 80 多次连行 政班子都没有建立起来。

 

 三、全面造假侵权,欺骗政府、欺骗社会

 

 黄智湧住所、年报造假。住所造假、年报造假是两项最基础性的造假。

 

 (一)中管院九年虚假造假。2012 年黄智湧利用举办权实现了全面控 制中管院的目的,他把中管院住所在北京 33 年搞没,用北京市西城区月坛 南路 59 号新华大厦 1212 房间虚假地址取代,骗取注册事业单位证书。通 过年报显示,2012-2021 年九年期间住所造假。七年来,有近 370 封重要挂 号信件无法送达,有 140 多人来访无人接待,有 10 多起公检法重大案例无 法办理。2017 年 9 月 25 日,常务理事大会已选举出负责人组成临时班子, 合法确定了“北京市丰台区科技园富丰路四号 B 座 1803 室”为中管院新的 住所,黄智湧宁要非法的假住所,也不要中管院依法确立真住所。

 

 (二)历年事业单位年报全面造假。九年在中管院住所、资产收益、 6 就业人数、重大事项等六个方面全面造假。中管院年净资产之差均维持在 2 万-5 万元,最高金额不过 78 万元,据调查 2015-2020 年以中管院名义成立 “中管时代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和中管世纪创发科技有限公司”等 11 家公司, 认缴金额已超过 8 亿元人民币。2017 年 9 月 25 日常务理事大会选出负责人 和选出 15 名班子成员侯选人等重大事项被拒报。全院有几十家研究所,上 千名科研人员和职工,年报中从业人数从来都没有突破 50 人,从业人数被 造假。据查 2012 年-2014 年两年报缺失。

 

 撤消选举结果程序非法文件造假。黄智湧撤消不是负责人一个人,而 是包括组织体系在内选举结果,通过非法程序撤消更是非法的

 

 (一)中管院临时班子是一个较完整的组织体系,由“管理团队、管 理制度、发展战略、基本条件”等四个方面形成。

 

 行政班子选举筹备历经三年时间的“资格审查”和“竞聘委”审批, 2017 年 2 月 23 日至 2017 年 9 月 25 日历时半年时间,确定李树林、洪常春、 田志强、潘福忠、赵一农、关乐原、李红、陈贵、安兵、胡锦澜、窦中达、 王辉、许明和于少良等 15 人副院长的侯选人。

 

 2017 年 9 月 25 日常务理事大会选举李树林为中管院负责人,2018 年 9 月 16 日根据负责人权限,提名洪常春、李红、陈贵、赵一农、安兵和关 乐原等六位为副院长提名人,曾爱平等 15 人为院务委员,制定了 2017 年 -2020 年中管院三年科研发展计划与发展战略,并落实了中管院办公住所、 启动资金、整顿二级机构、处理历史遗留问题基本办公条件,并确定 7 2017-2018 年全院科研发展收入额 300 万元目标,总目标分解“科研、培训、 会议、国际化、合作”等六大系统,负责人与被提名人在“任期目标、创 新方法、主业指标、经营指标、责任指标、考核指标”与副院长提名人签 定了合同(目标责任书),制定了办公会制度、工作流程和院部组建制定了 详细方案。

 

 (二)使用违法程序制造“伪证”撤消选举结果是非法的。2017 年 9 月 25 日常务理事竞聘会议纪要第三条“李树林高票当选(有李树林得 17 票、田志强得 4 票、潘福忠得 6 票、洪常春得 0 票,废票 1 张。应到常务 理事 33 人,请假 5 人,实到 28 人),选举结果由竞聘委报举办单位(旅促 会)审批”,事实上,2016 年旅促会已与中管院举办权脱钩,举办单位不具 有这个审批权,作为知情的黄智湧不向中管院传达,隐瞒国家规定,继续 侵占中管院法人权益。

 

 2019 年 2 月 25 日,黄智湧在举办单位无权批准的情况下,他违反程 序把“审批权”转让给早已撤消的“竞聘委”非法撤消常务理事会选举结 果,在李树林组团“竞聘委”代表没有参加的情况下,形成撤消李树林负 责人的“黑材料”。2019 年 3 月 21-22 日,黄智湧违反理事会会议程序规定, 用突然袭击方式强行通过“竞聘委”事先准备的黑材料,由于会上发生严 重冲突,会中无形成任何纪要文件,到会的李树林、李红、陈贵、权高磊、 吉星泰、洪常春、卢继传、郑理、杨春敏、于国厚、杨华、田志强、张达、 潘福忠、于少良、关乐原、徐向忱等 17 名常务理事也没有在任何纪要上签 字。

 

 2021 年 1 月 5 日,黄智湧在提供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举证“答辩状” 8 中,出现 2019 年 3 月 21-22 日“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理事大会会议决议” 签字假文件向法院提供“伪证”。把文件签名人凑到 28 人(到达法定规定 33 人的 2/3 的人数)。在 28 人中其中有 20 人都是假的,有 5 人不是常务理 事外找的,他们是:汪礼彬、武国栋、谢定华、应明阳、尹颖。

 

 五、窃用中管院法人权益疯狂敛财

 

 (一)侵占法人权益疯狂成立公司敛财。2012 年 8 月黄智湧、王家粤 联手抢走中管院法人权益(公章、证书、银行账号、官网)拿到深圳后, 他们拿着中管院公章卖牌子,大肆敛财。2016 年把中管院 92 所作价 3000 万元,以中管院法人股与社会资本成立了“中科旅联投资控股有限公司” 注册资本 6 个亿,把中管院国有资产私有化和股份化。

 

 2016 年以后,王家粤以中管院 100%持股成立了中管时代发展有限公 司等 9 家企业,认缴金额 8 个多亿。由田志强用中管院名义成立公司也有 上 10 家之多,注册资本高达惊人,仅 2020 年 7 月 3 日成立中管圣达宏业 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注册资本 16800 万元。他们还非法成立中管院新兴产 业研究所、中管院商学院、中管院肽中心等上十家科研院所,每家收费 100 万-150 万。2015 年成立的公司、研究院所敛财收入没有进入中管院银行账 号,而都进入个人和小集团腰包。

 

 (二)黄智湧、王家粤对违法乱纪进行包庇和怂恿。2019 年 6 月,新 华社记者写了一篇题为“花上千元就能买到全国‘中’字头证书和奖状” 揭露中管院不法之徒贩卖非管理类职业证书达 466 种之多,爆光后不予处 理。由中管院假地址引发湖南华意建筑装修装饰有限公司 200 万元诈骗款, 9 北京市西城法院两年找不到地址缺席判决中管院败诉,2017 年北京第二中 级法院终审判决,但黄、王仍不执行,导致违约金滚动到 500 多万元。全 国中小企业诚信联盟是下面成立的四级组织进行疯狂传销,被害人达两万 余名,涉案金额近一亿元,被举报后黄、王不仅不处理,反而对公安机关 欺骗隐瞒。2015 年 5 月 11 日,田志强向哈尔滨企业外卖“国家公共安全管 理研究中心、国家城镇发展管理研究中心、全国健康产业管理指导中心” 三个牌子收入 300 万元陷入欺骗团伙。田志强还明目张胆以院长身份公开 活动,并非法成立中管院深圳分院,黄、王不做任何处理。2015 年把时任 黑龙江省拜泉县长和县委书记空中飞人调至中管院。

 

 六、组织“黑势力”造谣诽谤诬陷打击报复

 

 黄智湧作为第一届理事会负责人至今我院不知道黄智湧本人的简历, 王家粤是旅促会派到中管院挂名法定代表人,广东省惠州市民企老板。他 不是中管院职工,不是中管院负责人,由三个月挂名变为长达九年事实的 法定代表人。田志强是中管院第一届法定代表人,后因国际嫖娼被免职, 是黄智湧举办中管院的介绍人。他们三人利益关联性形成中管院领导“核 心”,为了长期控制中管院法人权益,他们对负责人进行诬陷、诽谤和实行 “软暴力”。

 

 (一)黄智湧王家粤利用中管院官网对负责人进行侵权报复。

 

 2019 年 5 月以来,中管院负责人和临时班子向上级领导机构举报旅促 会负责人黄智湧钻社团举办国家事业单位政策空子、从小集团私利出发侵 占中管院法人权益、违反理事会性质、非法成立公司敛财、丧失诚信全面 10 造假、长期假设办公住所等问题遭到黄智湧的打击报复。

 

 2019 年 8 月 29 日,李树林在常务理事核心会议上,公开点名批评了 黄智湧、王家粤所犯的方向性和原则性错误,并当面提出“挂名法定代表 人立即辞职、理事会换届黄智湧自动离职”等四项提议,次日,2019 年 8 月 30 日在中管院官网上发布公告(九)“关于取消李树林临时班子负责人 资格的通知”。这是迟到两年才公布的打击报复事件。

 

 2019 年 9-10 月期间,负责人一面向上级举报,一面组织全院 50 个所 进行“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章程”的修改,继续推进理事会制度改革,2019 年 11 月 20 日,黄智湧、王家粤、田志强在中管院官网上发布公告(十), 声称“修改章程是非法的”,并号召全院要与坏人坏事作斗争。并公开造谣 李树林任所长的科技进步研究所 14 年前已被撤消,所长被撤职,李树林已 被中管院开除。他们还非法加盖中管院公章印发《关于李树林有关问题的 通告(中管院发[2019]1105 号文)》,发至:中纪委、中编办、民政部、科 技部、国家信访局、国家新闻出版署、科技信息研究所、北京市公安局等 多部门,给中央国家决策机构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失。2020 年 6 月 22 日,中 管院负责人和临时班子向北京互联网法院起诉黄智湧、王家粤侵权责任, 他们再次给北京互联网法院施压,在中管院官网上发布公告(十一)“中国 管理科学研究院通告”,对负责人继续进行侵权报复。

 

 2020 年 12 月 1 日,中国经营报记者在三个月采访调查基础上,发表 了《一个国家级事业单位 8 年停顿与乱战》文章,报道了中管院理事会制 度改革的艰难与真相。黄智湧王家粤再次发表公告(十二)要追究记者的 责任等等。

 

 (二)田志强在黄智湧怂恿下对负责人进行“黑势力”打击

 

 为了推翻 2017 年 9 月 25 日负责人当选结果,在黄智湧操纵下,利用 田志强落选不满情绪,2017 年 11 月 7 日北京元品律师事务所致函旅促会, 声称 2017 年 9 月 25 日中管院负责人选举投票中拉票贿选,立即停止负责 人的工作。黄智湧见到律师函后,不去批评田志强,而是叫负责人把班子 上马停下状告律师,经北京市律师协会 8 个月的调查,调查结果不存在拉 票贿选的问题。在律协审理案件还发现田志强私刻中管院公章一枚,出具 证明称律师是中管院的律师等一些违法问题。黄智湧告诉负责人没把律师 告倒不算官司打赢,对律协调查结论不认同,也不支持负责人上任,田志 强看到黄智湧的妥协更加大胆,进一步对负责人进行疯狂报复。

 

 2018 年 8 月,田志强组织 6 人冲击科技部大楼,要求科技部撤消李树 林《管理观察》杂志总编辑职务,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停止与中管院 科技进步研究所的合作,为了达到这个目的,田志强还通过科技部老领导 关系运作,2019 年 11 月 12 日,田志强、王家粤联合签署《关于李树林有 关问题的通告(中管院发[2019]1105 号文)》假文件,抄报科技部、国家新 闻出版署、中国科技信息研究所。杂志主办单位中国科技信息研究所于 2020 年 9 月 24 日注销《管理观察》杂志。

 

 七、黄智湧、王家粤给中管院造成“全方位”严重损失

 

 旅促会举办权、挂名法人和“黑势力”形成的利益集团,侵占中管院 法人权益长达九年之久,在政治、法律、经济和主业方面造成严重损失。

 

 在政治方面:不坚持政治领导,九年没召开一次贯彻中央精神会议, 12 九年来没有学习一次习近平思想和重要指示及中央文件,淤塞中央社团脱 钩政策的传达和落实。

 

 在法律方面:北京西城区法院、北京互联网法院、深圳市福田区法院 等近 10 起败诉判决。由于违法乱纪导致中管院在工商银行账号被法院查封, 税号被查封。践踏《民法典》事业单位法人理事会制度法律、《中国管理科 学研究院章程》,九年来没建立起中管院行政管理机构和党的组织。非法在 中管院官网上发布“万字”公告严重损害中管院形象,给负责人和管理机 构造成严重的精神、心理、名誉侵权创伤,给中管院造成极坏的社会影响。

 

 经济非法收入犯罪方面:打着事业单位牌子敛财,非法成立多家公司 和研究院所经济收入均无进入中管院账号,而入个人或小集团腰包。

 

 中管院法人权益被剥夺侵占,导致中管院九年无法从事科研发展主业, 九年停工停产,92 个研究所无法生存,全院上千名科研人员和职工工资、 生活、保险、档案没有着落。一个金字招牌给糟蹋的乌烟瘴气、民不聊生, 把中管院推向“清产注销”的死亡边缘。

 

 国家一批重大项目和工程无法上马。例如:习近平管理思想研究工程、 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研究工程,国际南南合作管理中国化与国 际化合作研究工程,无法上马启动。向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社科基金申请 的项目无法启动等,中管院管理大厦、中管院管理科学大学筹备无法运行 等等。

 

 黄智湧“淤政抗法”是事业单位法人理事会制度改革一种新型腐败, 建议从严处理,还管理科学和交叉科学研究事业的一片蓝天。

 

 中管院《淤政抗法调查专案组》

 

 2021 年 1 月17 日

相关附件
相关文章

    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第二届理事会暨管理机构
          Copyright 2016, 版权所有 www.guanliguancha.com.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京ICP备10218898号-1